欄目導航
劍指邪教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專題>反邪教宣傳園地>案例追蹤

母親為“全能神”拋棄親情

日期:2017-10-31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丁子  責編:樊亞蕾

  “對媽媽,我心里真是既愛又恨啊!”,家住河北省邢臺市廣宗縣核桃鄉的翟麗這樣表達對自己母親張玲的復雜情感。

  回憶起已離家四年的母親,翟麗臉上露出了難得的笑容。母親張玲跟天下所有的慈母一樣,她曾用她柔弱的肩膀為這個家撐起了一片愛的港灣。從翟麗記事起,母親張玲對她十分寵愛,甚至是溺愛,那真是含到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掉了,家里最好的東西也總是留給她跟父親。記得小時候,有一次翟麗看到村里一位小伙伴穿了一件很漂亮的衣服,十分的羨慕,母親知道后,恁是從牙縫里擠出錢來給她買了一件同樣漂亮的衣服。對父親,母親也是一位合格的妻子。父親在外忙活田里的農活,母親則把家里收拾的井井有條。父親一回家,母親總是馬上將熱菜熱飯端上桌,自己則在一旁笑盈盈的看著他們父女倆狠吞虎咽。因此,翟麗一直為自己擁有這樣父母而驕傲,家中雖談不上富裕,但她卻從來不缺少父母愛的呵護。

  但這種幸福,卻因為母親張玲癡迷一個名叫“全能神”的邪教而嘎然而止。

  2011年,張玲在串親戚的客車上認識了一個外地人。這個外地人一個勁的向張玲套近乎,拉家常,博得好感后,就向張玲推銷起了“全能神”,說什么這個世界不久將要毀滅,人類要經受大劫難,只有信了“全能神”,不僅能治病,還能驅散家中的“魔鬼”,大劫難來的時候可免遭浩劫,保佑一家平安。分別時,還主動向她贈送了幾本諸如《全能神你真好》《話在肉身顯現》等書籍。本來就有些迷信思想的張玲,雖然將信將疑,但還是愉快接受了他們贈送的書籍,并留下了自己的聯系方式。

  回家后,母親興高采烈的跟父親和翟麗說她找到了永保全家平安的“神”。出于對母親的信任,再加上母親平常就喜歡燒香拜佛,祈求家里平安,翟麗和父親也并沒有太在意。但一段時間以后,翟麗和父親開始感覺到越來越不對勁。母親漸漸對那些書籍越來越著迷。原來母親每天按時給她跟父親做飯,收拾家務,自從迷上了“全能神”后,母親經常忘記給他們做飯,家里也開始亂七八糟起來。沒過多久,那個外地人竟然找上門來,神神秘秘跟母親說一些奇奇怪怪的話。到后來,母親竟然發展到干脆對家里不管不顧,白天到個走村竄戶,說什么要去“傳福音”,晚上則忙著讀書,聽什么“神歌”,對她跟父親也是越來越冷淡。

  翟麗看到母親的變化,心里非常著急,就在網絡上開始查找“全能神”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讓自己母親如此癡迷。一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竟然是國家明令禁止的邪教組織!翟麗跟父親開始非常著急,多次苦勸母親好好過日子,不要再信什么“全能神”。誰知道,已經沉迷進去不能自拔的母親竟然毫無悔意,不僅沒有停下來,反而變本加厲,動不動跟她跟父親吵架,說他們無知,不理解她,阻止她干正事。有時候一賭氣,一聲不吭的就出去“傳福音”,一走十天半個月都見不著人。一回家,只要有機會,母親就向親戚朋友們,向隔壁領居,甚至向上門收廢品的人說這個世界快要毀滅了,大難臨頭了,凡人再怎么樣都是沒什么用的,只有加入“全能神”,才能得到永生,搞得親戚朋友們都不敢上他們家串門,像躲瘟神一樣的躲著母親。

  更讓翟麗感到不可思議的是,一向節儉的母親竟然開始偷偷的從家里拿錢出去“傳福音”。

  有一次,母親走后,父親就發現他放在枕頭下賣糧食的二百多元錢突然不見了,才意識到母親偷拿錢出去“傳福音”了。母親消失一斷時間后,往往會主動回家,但回家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找父親和她要錢出去“傳福音”。就是在翟麗生孩子坐月子期間,母親張玲也僅僅在家呆了兩天,不過不是來照顧她坐月子的,而是來問她要錢的,拿到錢就消失的無影無蹤。沒辦法,父親就把家里的錢藏起來,但每次都會被母親翻箱倒柜的翻出來。再后來,父親干脆就不在家里放錢,沒想到找不到錢的母親竟然更加離譜。為了籌錢,她偷偷的拿著父親管村里機井的帳本,挨家挨戶的要起了電費,要完錢后就失蹤。2013年10月,母親趁父親不在家,竟然和一起“傳福音”的人偷偷的把自己家剛收的棉花賣掉。聽鄰居講,他們賣棉花時,從不給人講價,給錢就賣,拿到錢就走。就這樣,母親從家里陸陸續續的拿走了兩萬多元,這可是父親土里刨食攢下來的血汗錢啊!更讓翟麗感到氣憤的是,自從那次賣完棉花以后,母親再也沒有回過家,從此杳無音訊。

  母親出走后,讓父親備受打擊,一下子蒼老了很多,白頭發越來越多,背也越來越駝。幾次尋找未果后,父親發誓說再也不找了。但翟麗知道,父親只是一時的氣話,他心里始終放不下自己的母親,好幾次翟麗都看到父親偷偷拿著母親的照片淚流滿面。其實,何止父親如此,翟麗對母親也是既恨又愛。恨的是,母親為了萬惡的“全能神”邪教組織,竟然如此不顧惜親情,如此的決絕!但她對母親的懷念又始終難以放下,當晚上翟麗唱著“世上只有媽媽好,沒媽的孩子像要草”哄孩子睡覺時,就會情不自禁地想起自己的母親,一次又一次的淚流滿面。她也無數次在心底里吶喊:媽媽,你在哪里,回來吧,這個家需要你啊!

高频彩走势图app